4.8.15

带小孩去旅行,都带些什么?

每次旅行,都以为自己会记得曾经携带的行装。其实是高估了自己的记忆力。转个头回首,零碎的记忆见证了岁月催我老。

像姐妹俩这等年龄,8岁和10岁,行装几乎跟成人一样轻便了。比起三岁时的必需品,奶粉、尿布、婴儿车等等,算是减轻了不少的负担。


交通工具

到西澳,是我目前仅有一次在西方国家的旅游经验。当地昂贵的交通费用,在地广车稀的土地上,自驾还是比较理想的选择。澳洲国家规定特定年龄的儿童必须使用安全座椅。游客可以在租车时顺便租用,但一连几天的租费足够让我买两台廉价的座椅。所以,当时我一共自备两台座椅前往西澳柏斯。当时是怎么带的?应该是另外打包吧?

最近几次的旅游都是集中在亚洲,以包车的形式旅游。包车游省时方便,但过于舒适的旅游感觉少了一点味道,苦涩的滋味。我就是皮痒,喜欢自找苦吃。

在日本搭地铁,对孩子而言算是比较新颖的玩意儿。


衣服依目的地气候条件来决定,尤其是冬装,宁滥勿。虽说包车不必担心行李过多,但去偏僻的地方如走丝绸之路,行李箱的大小和重量成了一大考验。首先,必须跟师傅确认合适的行装。像这次到新疆,师傅的车后装了一个汽桶。我们所带都是硬质的行李箱,不像背包客那样,带的是软质体的背包,哪儿有位就往哪儿塞。

如果车子是属于7人座,那顶多只能坐6人,最理想的是5人。如此一来,空间多了,载行李就不成问题了。

贴身的内衣物尚且可以购买即用即丢的纸衣物。最难闻的袜子怎么办?总不能丢了它?所以,从现在开始,收集任何破旧或退色袜子,甚至是内衣物。这些旧的贴身衣物,是旅行的好帮手!

另外,隐形眼镜的盒子也是收纳的一员。用它来装洗脸霜、润肤露、防晒膏等,最理想不过了。如此一来,省下行李空间的同时,也不需要特地购买travel kit. 

网络照片

出门在外,当地的食物未必适合大人的口味,更何况是小孩。到西澳时,我还自备了1公斤白米,每天煮粥配鱼柳或西方食物,再简单一点,煎个鸡蛋也可以下饭了。

肉干、肉丝和紫菜几乎是旅游必备。这次走丝路,看见友人带了一些干果如葡萄干、橙皮、豆类、饼干等干粮,在车上无聊时,无疑是解闷和解馋的好伴侣。罐头类太重,而且本人不吃罐头,所以排除在外。除了这些,还有哪些好料方便随行呢?

此行发现,除了饮料,所有食物都能携带上机,即使不寄舱也行。当然,安全起见,我的肉干还是寄舱比较好。


住宿方便,不要求星级享受,只求卫生干净即可。姐妹俩住过有浴缸的酒店之后,每次踏进酒店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先打开浴室,检查是否能泡汤。因此,我觉得更有必要入住不同层次的酒店,让他们知道幸福不是必然的,尤其是在丝路上,有瓦遮头就算很不错了。

娱乐

孩子小的时候,除了故事书,我会带上一些容易携带的玩意儿,比如UNO和文具。一张纸和一支笔就可以变出很多种游戏。长大之后,依然是文具和故事书。带一本自己喜爱的书,真的就只带一本。

行李越轻便越好。然而,每次出门感觉好像搬家似的,准备了很多。到了最后关头,因为重量和方便携带的缘故,又一样样地淘汰。整个过程有挣扎和矛盾,却也是最享受的其中一环。

3.8.15

有亲自远方来

有亲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年多没见面的姐姐(老公的姐姐)一家人从南马来到北马。南马,说远不远,但原来距离上一次前面已经是年余之事。亲人相处的时间是减法,见一次就老一次,甚至可能见一次,就老了一岁。

住在安顺的大姐,也千里迢迢地来相聚,手足可见情深。感恩自己有这么好的家人,无论是夫家还是娘家,手足之间的情谊都是叫人动容的。

亲友见面闲话家常。姐姐谈起一年前的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看似云淡风轻了。经历如此断肠的事,少一点乐观积极的心态也无法重新站立起来。

姐妹俩虽然和表姐妹的年龄相差很多,见面的次数很少,但偶尔见一次面的她们也一样可以玩得不亦乐乎,混得很熟。血浓于水,即使不能常相聚,也会常相念。

周末,取消姐妹俩的画画班,让她们无所事事地跟表姐妹混在一起。看起来无所事事,但实际上是培养人际关系的开始。家人之间相处需要的是一个空间,多余奔波劳碌的观光。从小,让她们无所事事地腻在一起,长大之后才能有亲昵的情谊。宅男宅女之所以不擅于沟通,正因为缺乏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30.7.15

读历史是干嘛的?

KSSR教育制度下,历史取代了我个人觉得比较活泼的地理科目。

“为什么需要读历史?”
面对沉闷的内容,轩女忍不住有此一问。

翻阅她的历史课本,没有一章能引起我的兴趣。或许我对它有偏见,从求学时代所读的历史至今,一直都不懂得欣赏它的美。更甚的是,考试一过,马上忘得一干二净。

轩女提问之后,外加一句:如果读的是中国历史,我觉得会读得开心一点。

读历史是为了让孩子了解过去,感恩前人的付出和贡献,学习前辈的智慧与才华,是这样吧?可是,在每一课的内容里,却似乎找不到“启示录”。眼前所呈现的都是一句又一句长长的人名和地名,读了马上忘了他是谁。

轩女还说,上一次的考试,有位同学的母亲因为孩子没办法记住各种族的家庭称呼而挨骂。当时,她也有相同的烦恼,没办法记住那些稀奇古怪的名词。“不必记,读一遍,听过看过,略懂就可以了。”

“那万一考试出题,怎么办?”背历史,不外乎就是为了应付考试,悲哀!

“出就出,丢分也无所谓。“这种没有建设性的死记硬背,太折磨了!

校方口口声声打着“减轻学生压力“的口号,把原本一年两次的考期改为一年三次。家长的褒贬声浪不一。曾经是”一年考四次“的家长表示赞同,觉得多了一次机会让之前考焦的学生”翻身“; 从一开始就”一年考两次“家长如我等,你怎么说?

考三次就考三次,反正都是校方说了算。既然为学生着想,那为何还要把历史也加入考试阵容呢?明知道那是一个怎么样的科目,为何还坚持把它硬往孩子的脑袋里塞?

有些学校,考历史,但分数不计算在总平均里,只求学生学习,不追求卓越。有些学校,一年考四次,但历史只考一次或两次,为的也是减轻孩子不必要的负担吧?


历史本来就是一本很有趣的故事书。我们的历史怎么读起来就充满无力感,越读越糊涂呢?

想到两年后,小恩把整本书捧在手里的情况,我不禁冒冷汗。这个呱,要不懊恼自己为什么记不得,要不则把书撕得稀巴烂。。。。。。

新官上任三把火,祈求第一把火就把历史书给撤了吧!还我的地理课本来!

相关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