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

>> 28.4.15

之前,偶尔选择性地收集姐妹俩的一些手工和一些比较有纪念价值的作品。如今,突然想收集孩子的作业薄和考卷纸。当我和孩子一起翻阅我当年的成绩册时,各种甜蜜且美好的回忆涌上心头,顿时回到了求学的年代。自我感觉美好并非成绩表青,相反地,正因为成绩册上红一块、蓝一块的,感觉那是我的人生中最美丽的调色盘。那是童年的印记,是无价之宝。

前些日子,突然心血来潮,问妈妈关于我当年的奖杯都去了哪?

N年前,全都丢进大海咯!”妈妈倒是答得干净利落。

好可惜!在我还没成家之前,我知道那些童年的回忆都还封锁在我家乡的橱里。虽然封了尘,被冷落多时,但偶尔看看它,还是百般滋味上心头的。

为孩子准备了一个行李箱。从现在开始,我要把她们的“印记”好好地收藏在行李箱里。将来出嫁,便是妈妈送给她们最贵重的嫁妆了。姐妹俩最爱看“恩轩至佳”,庆幸当年的自己,是也写,不是也写,写得很多长篇大论,记录了许多流水账。每当重看“旧账”,总会懊恼写得不够多,不够仔细。

随着孩子长大,为了安全,为了尊重,需要给她们保留更多的隐私,所以不公开多写。换给方式给自己和孩子留下珍贵的纪念品。

轩女喜欢收集自己所写的东西,哪怕是草稿,她也坚持要收藏。如今回想,她的坚持是对的,是应该被支持的。往年,我收集她的考卷是为了跟她一起研究和探讨错误的地方。如今想来,真正的收集目的不在此,而是为了把她儿时的笔迹留下来。年复一年的成长,笔迹也随之改变。那是多么珍贵的回忆!至于作业薄,我倒没什么兴趣收集。反倒是作文薄,我则有兴趣收集。因为那里珍藏了许多当时写作的灵感。处女作应该是充满稚气的; 接下来的,可能越见成熟。无论何者,都是属于她的原创,千金难买。


是不是人老了,特别喜欢想当年?

Read more...

给我一顿饭的时间

>> 23.4.15

晚餐时间,是凝聚一家人的亲情力量的最佳时刻。我的原生家庭没有一起吃饭的习惯,大家各忙各的,忙得连给彼此留下一顿饭的时间也没有,听起来还怪可悲的。

有一次,轩女赶着去跳舞。于是,就先让她吃晚饭。第一次孤零零地一个人吃着饭,菜是热的,心却是凉的。“我不想先吃,等爸爸和妹妹回来再吃。最多我吃快一点,一定赶得及去舞蹈班的。“ 嗯,这也是我一直强调肥爸无论工作有多忙,必须要定时回家吃晚饭的原因。

一天三餐,工作日大家各有所忙,能齐人聚首的也只有那么一餐饭的时间,挤一挤也是应该的。

餐桌上,吃的是家常便饭,聊得是生活琐事,分享的是一天的喜怒哀乐。轩女喜欢说冷笑话;小恩喜欢说她偶像的故事;大人有正经事要谈论。。。。很多时候,大人没有谈论正事的机会,必须要等到她们说完了,才能轮到我们开腔。在我家,这是个“抢答“、”抢说“环节。

轩女说了冷笑话之后,抛出一道问题,特别强调这不是冷笑话,是常识问题。

“贝多芬是音乐家。请问他的老师是谁?“问题并不模糊,对吗?

肥爸有我所缺乏的幽默细胞,常把孩子逗得乐开怀,笑弯了腰。

他爆冷地回答:“他的老师是老人家。“

哈喽!我问你他的老师是谁,不是问你他的老师的身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恩造了一个句子:Rumah saya tidak ada suri rumah tangga.

句子本无错,但批改制度上应该是不允许的。这个句子让我笑翻了,费了很大的劲向她解释为何“不对”。她续问,为何爸爸不能当家庭主夫?一切都是社会的错。。。。


Read more...

Ortho-K [角膜塑型片] 矫正近视经验分享

>> 21.4.15

孩子的近视是我的死穴,不想提及,却又无可避免地需要被提起。很多人对我说,现在有很多孩子都戴眼镜,没什么大不了的。是的,戴眼镜的小孩不少,但不戴眼镜的小孩也很多。年轻尚小就得与眼镜结下不解之缘,明明天真烂漫的一张脸孔,戴上眼镜立刻成了熟女,说不心疼,那是骗人的!

曾经不相信遗传,如今不得不相信遗传。既然无法改变基因,那我也只能依赖后天的努力去舒缓先天的不足。

角膜塑型術,英文全名叫OrthoKeratoloqy,又叫Ortho-KOK镜片,是利用特殊设计高透氧的硬式隐形眼镜。戴上这个隐形眼镜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美观或方便,主要的原因是为了控制日渐加深的度数。处于发育阶段的孩子,度数将会根据身高而日渐加深,这已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既然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近视的事实,那就转换一个角度去控制近视的度数吧!身为高度近视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半盲的世界有多么地无可奈何。我没办法遗传优良的品质给孩子,那只好依赖后天的科技去减轻她所可能遭遇的不幸。

OK硬式隐形眼镜是利用晚上睡觉时所配戴的。它的主要功能是将角膜上皮塑型,使角膜的弧度恢复正常。如此一来,既可控制度数加深,次日摘下眼镜之后,仍然可以保有一整天的好视力。

在大马,这个产品已经有十余年的历史。近年来,随着戴眼镜的小孩大幅剧增,此隐形眼镜变得较为普遍。去年,得知友人的孩子配戴此镜片。基于安全考量,决定先耐心观察其子的反应之后,再做决定。足足等了一年的时间,该孩子配戴此镜片之后的效果良好。对于戴眼镜的小孩,还有什么礼物能够比摘下眼镜更值得兴奋的呢?

OK镜只能控制度数加深,不能根治近视。只要能够安安全全地让度数保持不变,直到成年,我已经心满意足了。隐形眼镜的“潜在危机”肯定比眼镜要高一点。最直接的莫过于是担心镜片处理不当,眼睛受感染。我不否认这是潜在的危机。然而,天下可有绝对保证安全的产品吗?即使戴着眼镜,也难保不会因为运动而打破镜片,割伤眼睛。

其二,担心长期戴隐形眼镜会引起眼睛干燥。硬性隐形眼镜不比普通的软性隐形眼镜,它的透氧度很高,防污垢的能力也比较强。它是量身定做的产品,不像我所配戴的软性隐形眼镜,它非大量生产的产品,而是根据个人的眼球而打造的。因此,它的价格不菲。

123日,我痛定思痛,决定让轩女尝试OK镜。摘下眼镜之后的她,无比兴奋和自信,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忍不住地老王卖瓜,自觉自己变漂亮了。

OK镜最大的功能是在于“乔正”,而非治疗。它是专门设计给夜间睡眠时戴上,经过配戴至少六个小时的时间,乔正眼轴的弧度。隔天早上,经过乔正的眼轴恢复到正常眼睛的弧度之后,视力就如同普通人一般,可以达到1.0

经过一整天的时间,眼轴的弧度又慢慢地回到近视的那个部位。经过观察,轩女的视力从早上到晚上都依然保持不变。验光师也声称,一旦度数稳定之后,少戴一天的OK镜片,孩子的视力依然可以保持在0.8-1.0,无须戴眼镜。

多大的孩子才适合戴OK镜呢?验光师表示,这个没有年龄的限制。她的客户小至五岁的也有。当然,配戴镜片时需要家长代劳。此镜片适合用于大人或小孩。OK镜对于游泳健将和运动健儿而言是救星。晚上戴上了它,隔天就能保持一整天的好视力,最方便不过了。其实,如果我的度数不高,我也会选择它,毕竟它比软性隐形眼镜更方便。因为,不管是戴着还是没戴,全天候的视力都是清楚的。不像现在,除下眼镜就立刻掉入模糊的世界里。

刚开始戴此镜片时,需要隔天或隔三两天就检查眼睛,以确保配戴过程中没有任何的瑕疵或感染。视力的恢复速度因度数和个人的眼球进度而异。一开始,验光师会根据度数给她试戴Trial lens。试戴期间若感觉不满意或无法适应,当然可以退缩,不过得支付一些费用。至于试戴的费用是多少,那就得根据不同的验光师所制定的价格了。

小孩戴隐形眼镜究竟有多麻烦呢?刚开始,我觉得戴上镜片比取下镜片更难。不出三日,轩女驾轻就熟,很快就掌握了戴镜片的技巧。反而是取下时比较心惊胆跳。原因不外乎是镜片紧贴着眼球,它需要滴一些硬性眼镜片专用的眼药水,然后再技巧性地慢慢推动它,用专用的sucker把镜片吸出来。度数越高,镜片吸在眼球的压力越大,因此取出时的难度也跟着提高。这一切,需要靠经验累积,慢慢摸索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取出时就不再是难题了。

清洗和保养镜片是另一项工程,过程还算简单。不过,这些专用的镜片清洁剂和眼药水则成了每个月的固定开销,价格介于 RM60-RM80不等。

一般上,多数人会在洗脸盆配戴镜片。但我觉得孩子身高有限,再加上镜片因为掉入洗脸盆被水冲走的事件略有所闻,所以我干脆拿一个小盆子,让孩子坐在书桌上配戴,方便又清洁。万一弄不见或弄破了其中一只镜片,又得花几百大元去订做了。

OK 镜需要合格的认证才能营业,并非所有眼镜店都有出售。我选择年资比较深的验光师, 毕竟眼睛这回事,验光师的经验相当重要。据我所知,槟岛目前有三间眼镜店有提供此服务。第一间是Midland Park Chan May May (Chan Visual Care);第二间是她的姐妹店, Bukit Jambul Complex Chan May Ling (Chan Visual Care) 第三间是位于 Sg Dua Seong Optometric.

OK镜不能治疗近视,但可以有效地控制度数。我本身的度数是在中学之后才飚升的。对于家有近视儿的家长,如果真的苦无良策控制孩子的度数,这个或许是你可以考虑的选择。价格虽高,但视力无价。既然无奈地与近视结下不解之缘,我不想就此“认命”。能做点什么,我还是会去做,不止是为了孩子,更是为自己减轻“罪过”。


延伸阅读,这是台湾亲子作家年前所写的“Ortho-K [角膜塑型片] 矫正近视经验分享”。有兴趣者,不妨参阅。

Read mor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我的知音

  © Blogger templates Sunse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