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17

往年今日

往年的今日是父亲节。2015年6月20日是父亲节; 2016年6月19日是父亲节;2017年6月18日也是父亲节。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果然如此。

第一年没有父亲在身旁的父亲节除了难过还有不知所措。微信里仅有的一些与父亲的对话变成了思念和怀念的元素。

2015年的今天发了一篇《父爱如山》的文章给父亲。父亲是个感性的铁汉子,泪点很低。当时的他很感动,第一次用手写的方式回复我。当天甚至还想直接载妈妈来槟城找我。

”父爱如山看了高兴又开心流泪“, 这样的话也许父亲说不出口,所以选择用文字表达。爱要及时说出口,我们都有做到,彼此都深切的感受到。无奈父慈子孝的情景如今被迫终止。少了父亲的声音,我的这一句” 爸,父亲节快乐“, 向谁说去呢? 这个世上少了一把亲切呼唤我小名的声音, 如今只剩下微信里的只字片语供我追思。。。。。。


2016年的父亲节,我们送给父亲的是《父亲》这首歌。

~~~多想和從前一樣 牽你溫暖手掌~~~  
父亲临终前,我不敢紧紧地牵着他的手掌。我害怕接触冰冷的手掌,我想记住的是父亲手心里的温度。我不想接受那直插心坎里的寒度。

《酒杆倘卖无》是十年前送给父亲的歌。那是在弟弟的婚宴上由我们五个兄弟姐妹所献唱。那是我们第一次凭歌寄意,第一次和严肃的父亲拉近心与心之间的距离。父亲很腼腆含蓄地表示很感动,差点喜极而泣了。 

2011年的父亲节,父亲因心肌根塞入院动手术。如今回想当天的惊心动魄,父亲堪称劫后余生。我们是该感恩这六年来得来不易的时光。能够健康地活着,真好。健康,不是必然的。 

2017年的父亲节,是父亲离开的第42天。这星期的回乡必然少了父亲的追踪电话。
”到哪里了? “  这是回乡时必定会收到父亲所打电话来追踪的例常问题。他总是会坐在街角的咖啡店,等着我们的车子缓缓驶入村子,帮我们开道。

当年家婆离世,老公三不五时就会播杨永聪的《好久不见》 ,因为家婆也一样会在街角的某一处等着儿子的归来。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會帶著笑臉 揮手寒喧 和你 坐著聊聊天
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變
不再去說從前 只是寒喧 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 好久不見  

我知道父亲一直都在,不止在我们的身边,也一直都在街角的咖啡店等着我们的到来。然,您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呢?好希望,好希望您的出现。。。。。。

5.6.17

小六学习之旅

原以为今年会是轩女最忙碌的一年,没想到今年反倒是我和轩女最轻松的一年。没有排山倒海的课业,更没有马不停蹄的补习班。校方更没有举办所谓的“UPSR目标宣誓”活动,该不会是我之前太忙忽略了吧?

学校向来都会举办两次的小六生旅游。这个假期是三天两夜的短途旅游,年终则多数是国外旅游。至于“国外”的国家选择其实很有限。如果我是校方,除了旅费考量,我也会选择比起泰国相对安全的新加坡。至于东马或东海岸等地方,舟车劳顿之余,太多户外的活动会让老师们吃不消,毕竟安全第一。

轩女的钢琴老师表示当年因为她的父亲不放心让她随团旅游,尽管她苦苦哀求也依然不得要领。言语中是有丁点遗憾的。当年我父亲则是全然放心,一口就答应了我的小五和小六旅游。

从年初我就已经告诉轩女,不管任何地点,今年学校所举办的任何活动或旅行团,只要她想参加都可以报名。

也许她有那么一点点的感动,所以自告奋勇的表示愿意自掏私房钱当旅游的零用钱。那天老师如此问同学们:“谁带的旅游零用钱是超过RM100?“结果全班同学都举手,除了她。已经包三餐了,还需要带那么多零用吗?老师好奇地问她:“那你带多少钱?”幸好她不觉得带的钱比别人少是丢脸的。

轩女对妹妹说:“这三天你可以享受当独生女的乐趣。” 小恩从未想过要当独生女,反倒是轩女才有这个念头。

凌晨出发


求学生涯里,想必只有小六才会举办全体同龄生的旅游,这是难得的回忆。能够成行不是必然的,感恩一切的安排。

30.5.17

临了

就这样过了三个星期,依然感觉那像是一场恶梦。尤其是独自一人的时候,这段日子的画面会不停的重播,很自然地哼起《父子情深》。。。。。。

《父子情深》

父:想着劳碌的命运 半暝仔目屎淡著被单
  想着细子搁需要人疼 搁卡艰苦也著行

子:日头这呢大 天气这呢热爸爸你甘会嘴干
  拿手巾仔来乎你擦汗 大汉我会做好子
  友孝恁辛苦呷阮晟

父: 心肝乖子 爸爸爱你

子: 爸爸 我嘛永远爱你
这是父亲生前所点的歌,临走前送给我们的歌,一首代表着他伟大父爱的歌。这首歌,有我们共同的回忆,那是弟弟和父亲经常合唱的歌。

我们也有一首歌,在去年父亲节时献给父亲,希望他退休,好好享受生活。事实终究如父亲所言:“我没有这个福气享受生活。”

爸爸虽然是个急性子,但很感性。

《父亲》

總是向你索取 卻不曾說謝謝你
直到長大以後才懂 得你不容易
每次離開總是裝作 輕鬆的樣子
微笑著說回去吧 轉身淚濕眼底

多想和從前一樣 牽你溫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風捎去安康

時光時光慢些吧 不要再讓你變老了
我願用我一切換你歲月長留
一生要強的爸爸 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微不足道的關心收下吧

謝謝你做的一切 雙手撐起我們的家
總是竭盡所有把最好的給我
我是你的驕傲嗎 還在為我而擔心嗎
你牽掛的孩子啊長大了

《父亲》的歌词写得真好,字字句句道出我的心声。

从生病到离开,他对我说过三次这样的话:“爸爸这一生有你们这五个孩子,真的很满足了。”

父亲临终前的一个星期,妹妹梦见父亲走到母亲房间,悄悄地望了母亲一眼再把房门关门。最近的一个月,我们担心母亲无法面对父亲的病情,不敢让她照顾父亲。那个梦境如此真实,那是父亲对母亲说不出口的牵挂。

母亲看到父亲的食量日渐减少,既着急却又无可奈何。我们都希望不插管,不打点滴。然而,当看见至亲无法进食时,要做出不打点滴不插管的决定真的好难,好难! 不化疗,等同于放弃治疗;不打点滴不插管,等同于不维持生命,难道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的生命一点一滴地流逝吗?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五月一日那天看父亲突然体力不支地昏厥过去,我吓得全身发抖,当下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也许父亲知道我们还没准备好,所以他再次辛苦自己,为我们留下来了。

五月一日那一天,父亲突然开口问:“我这样不能吃不能喝,你们不打算带我去看医生吗?”

父亲由始至终从未放弃任何求生的机会。他的求生意志力是如此的强,他是多么地不舍得离开我们!爸,我们何尝不想您能痊愈?无奈我们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五月二日哀求了诊疗所的医生上门为父亲问诊,成全了父亲的要求。父亲决定不打滴不插管,他不要增加不必要的疼痛。

前些日子去看《美丽的终点》,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想见的是冯以量。我想请教他该如何引导母亲放下和接受。以量的答复让我当头棒喝。“为什么急于让母亲放下。丧偶之痛也许三年、五年或更久都无法放下的。我们并不完美,不要急着接受和放下,让她用自己的脚步去治愈。我们能做的只有陪伴和同理。”

当母亲看了《临终是这样的》文章之后,她似乎明白并不再执着于父亲无法进食的课题上。

她鼓起莫大的勇气对父亲说出请他放心的话语。也许父亲所等待的就是母亲亲口所说的这一句话。父亲的坚持守候,为的是想亲自看见母亲的承诺与坚强。父亲用心良苦地一步一步铺排,让母亲有足够的时间去接受和适应。。。。。。


前天父亲再次来梦里与我相会。他说临终前的那三个小时身体不痛了,只是没有力气说话。

父亲缓缓地闭上眼睛,用最后的一颗泪珠再次强调他的不舍之情,然后才安详地离去。他像睡着了一样,让母亲很放心很欣慰。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父亲总是如此地用心良苦。

每天翻开微信重温与爸爸的对话时,鼻子酸眼睛红已成了习惯。一直无法相信和接受父亲那把洪亮的声音已成绝响。

爸爸之前买了一个录音机,想必是要随时把说不出口的话录给我们。后来,他还是很勇敢地交待了一切,包括他的不舍。

上个周末是韩江中学升学讲座。去年的讲座在八月份,正是父亲诊断患癌的次日。我哭肿了眼睛也依然赴会,因为我知道今年我也许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心情去了解升学。好好过着当下的每一刻,做好当下的角色和任务,才不会两头不到岸。

父亲诊断患癌的那一天是老公的生日;父亲的忌日是他的生日的前夕;父亲的出殡日是我的生日。生日是否快乐已然是次要,健康平安才是最重要。

相关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