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16

五十分

“妈咪,老师叫我把马来文听写拿给你签名。”从来没听说过作业需要签名,这一次肯定有问题。

为什么需要签名呢?

“因为我的听写只得到五十分。“小恩一边微笑地说,一边偷偷观察我的脸色。

 “为什么是五十分呢?“ 对于小恩的学业,我总是特别容易释怀,甚至是有那种得过且过的心态。

“因为我忘记复习。“说完还耸了耸肩膀表示心虚。

“忘记复习还可以得到五十分啊?你真不错噢!快拿来给我签名。“ 我是真心赞美她的啦,不是敷衍打发她。

看得出她有如释重担,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她以为挨一顿臭骂是在所难免的。

“妈咪,你真好。换成我的朋友,她肯定要被她妈妈骂了。“ 她一边把笔拿给我,一边开心地说道。

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为了学业成绩就动辄责备孩子的母亲。尤其是轩女一年级的时候,因为那年有点“变态“的竞争力,我一度担心她会被甩到中下班级而担心。一担心,就不理智。一不理智,就变得分分计较了。

轩女一年级的时候,她以96.5%的总平均考获全级179名。这是令我大跌眼镜的成绩单!我万万没想到大城市的竞争力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对我而言,这样的排名是何等的“不正常”!这样的总平均,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然,老师见面就说:“考得不好啊,这样的成绩会被分到中下班了。”这个分数、这个名次,还有老师的第一句评语,自此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

老师补充,还没到分班的年级,犹可追。

我虽口头上否定了老师的评语,但心里难免有少许的介意。天下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会完全不介意孩子被编排到中下班吧?第二学期的考试,我开始紧张在意。当时还不知道名次为何物的轩女根本就不知道妈妈在瞎担心什么。第二学期的总平均依然保持不变,但全级名次却是连跳四级,简直是天渊之别!我总算看明白了。。。。。。

我明白了有些幼儿园早已经教会了学生关于大部分的一年级课程。因此,上半年的考试对他们而言是易如反掌,所以出现如此不可理喻的竞争力。到了下半年,没有幼儿园的“储备功夫”,当所有学生都在同步学习的情况下,所呈现出来的竞争力就比较合理。

自此之后,我渐渐地放下了不必要的比较和压力,只专注提升轩女本身的学习能力。我不盲目地为她送补习,甚至还把她从每天都需要补习的安亲班转到另一家不需要补习的安亲班。
小恩是属于比较幸运的老二。有了姐姐的前车之鉴,我对她的学业几乎没花任何心思。我能够更坦然、更从容地接受她的成绩单。我自认对轩女的要求甚高,但对小恩却不曾有任何要求。有要求才会有进步,以姐妹俩的学习进度而言,我是认同这句话的。

话说三年级的她还真的开倒车,越考越退步。退步指的是名次,若以各科的进度而言,每一次的退步都是因为其中一科马有失蹄,殃及池鱼。

自三年级之后,轩女渐渐的懂得为自己的学业负责。小恩曾问姐姐进步的“秘诀”。


“要进步当然是要真正的努力,不是像你说的,绑一块红布在额头,写上奋斗就可以的。”炸到,妹妹被姐姐将了一军!

16.8.16

称呼

在我的原生家庭里,即使是仅仅相差一岁的弟弟也以一声“姐”或“哥”相称。对于辈分较小的弟妹,则直接以名字相称。

我喜欢妈妈带给我们的此等手足间的“哥哥姐姐”称呼。在这个世界上,直呼我名字的人很多,但能以“姐姐”这个称呼叫我的人就仅仅只有我的手足与弟媳们,那是多么的特别且温馨的称呼!

就好比自己的小名,从家人到朋友,再细分到每个阶段的朋友,每个人对的我称呼也不尽相同。无论何种称号,每一种称呼都有着独特的代表性,听起来的感觉也各有千秋。

我最喜欢轩女叫小恩“妹妹”。姐妹俩相安无事的时候,轩女的那一声“妹妹”听起来特别悦耳,充满浓浓的手足情。一旦吵架了,不止连名带姓地叫,就连语气也不友善了。

有一次,姐妹俩斗嘴吵了一架。姐姐气鼓鼓地连名带姓地喝她:“你不要得寸进尺,忍让是有限度的,不要欺人太甚!”

姐姐一连串地说了一堆成语,听得胸无点墨的妹妹一头雾水,喃喃自语地说:“叽里咕噜地骂了一堆,都不知道你在骂什么?”

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我不曾以“弟弟“或”妹妹“来称呼我的弟妹。常听见轩女“妹妹、妹妹”地叫,感觉特别美好。

某天,小恩躺在我的怀里,用她稚气娇爹的声音,模仿牙牙学语的婴儿发音,叫“妈。。。。麻”。 随着外语入侵,“妈妈”这个称呼也逐渐被“妈咪”取代了。以我个人的喜好而言,“妈咪”听起来比较有亲和力,“妈麻”则比较传统严肃的感觉。然,被小恩牙牙学语地叫了“妈麻“,心里甜滋滋的,仿佛回到了初当妈妈的那个年代,好怀念。

“以后我故意惹你生气时,我再用这招弄你笑,好不好?“调皮本性又出新招了。

“你可以不要那么故意吗?你可以故意逗我笑,但不要故意气我啦。“

夜里,我追看我的《长歌行》,继续我的东汉时代。姐姐代我陪妹妹读三国,继续她们的《三国演义》。轩女超喜欢这个剧本,从儿童版读到短篇版,就连繁体字的长篇版也买下来,希望能持之以恒去看才好。

推开房门,看见姐妹共读的画面,好温馨。小恩是细腻观察型的孩子,就连多了一个标点符号,人物图片少了一根眉毛,她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轩女努力地向她讲解,时而乱编答案,时而半真半假,时而以个人的理解改写历史,听得我啼笑皆非。姐妹俩的版本比原著多了几分可爱。

“我要睡觉了。妹妹晚安。“无论有多累,轩女绝不会忘记向大家道晚安。


“妹妹“,”姐姐“,这样的称呼是属于你们彼此的。希望你俩能好好的呵护着这样的称呼,就像妈妈和舅舅姨姨一样,年纪虽渐大,但称呼仍不变。

11.8.16

华语国际讲演会- 最佳会友

入会一年余,这一路走来,没有断断续续,只有陆陆续续。今年缺席率最高的的记录莫过于是从五月底至六月底,足足一个多月没有出现在讲演会。

六月份是华语讲演会的“年底”,是新旧执委交替期,也是庆功宴、感恩宴,各种大宴小宴的佳期。我缺席了所有的宴会,惭愧地让会友们一再代替我上台领奖。

这次领的又是什么奖? 是本会年度最佳会友奖。每个会友都有一些“分数指南”。你的贡献、出席率、领导力等等都是“得分”的要诀。我的出现让阔别大会舞台许久的Bayan Baru国际华语讲演会的旗帜再次在总决赛的会场飘扬,因此间接为我争取了不少“最佳”分数。除了分数,最关键的就是执委群手中的那一票了。

这个奖项受之有愧,因为我对母会的付出真的少之又少。得奖半为运气,半为努力,一切归功于母会的栽培以及讲演会家人们的鼓励与爱戴。
6月初,在西藏旅游期间,
感恩副会长为我传来的奖项照片,实在让我受宠若惊

除了演讲,今年我们还创了会刊。真的非常感恩上天的眷顾,我有幸经常出现在会刊里,当然也是拜“为会争光”所赐。
有奖有采访,名利兼收,就差没有奖金

七月份,新的一届执委上任。我推辞了执委一职,因为实在无法兼顾忙碌的执委生涯,又是开会,又是拜会的,那不是我入会的初衷。目前的我,依然是秉承着我对演讲的热忱,做我想做的事。执委是属于领导的里程碑,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会是当中的一员。又或者,我会一直向今天一样,养在深闺不出门。

自从10月份比赛至今,我争取每一个机会担任职务员,完成我的初级“胜任领导”。众多的职务当中,我居然不知不觉喜欢上“主持人”一职。在讲演会的日子真的多姿多彩,有满足感,也有归宿感。但愿这份情谊历久弥新。

讲演会鲁家人总是不断给与正面的鼓励和支持。来到此会,总是带着甜滋滋的满足感回家。

初次登场险胜摘下总冠军。
重温鲁家人报喜的信息,足见当时的惊讶在舜贤的感叹号里显露无疑!!!
当日情节历历在目,万般滋味在心头!

新会长上任,他刚上中学的千金也加入了讲演会。会长是个生意人,上台演讲时难掩紧张的心情,结果演讲得不太顺利。然,他好学不倦,从来不曾缺席讲演会的任何活动。他的坚持和态度真的令我动容,佩服得五体投地。是父女也是“同学”,有多少亲子能够有此互动?

除了父女兵,还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年轻人以及各领域的杰出人才。走出办公室,接触到的人外有人,从16岁到60岁,能够向他们学习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自从去年比赛之后,我已经有好一段日子没有做作业了。所谓的“作业”就是根据演讲手册的要求,上台演讲。离开舞台的日子越久,人就会变得越懒散。诚如写博文一样,太久没写就会连动笔的念头也没有。

接下来,要为讲演会出一点绵力,分享“评论比赛的心得”。再来,担任会内演讲比赛筹委会主席。
一事相求,赶快帮我想一个幽默和评论比赛的宣传词、广告词。。。。本人幽默感零蛋,实在是无能无力啊。。。

相关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