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

>> 23.7.14

之前分享了小恩的新铅笔“不翼而飞”一事。事隔两个多星期,不翼而飞的铅笔居然主动回到了她的书包里。

她表示,下课回班之后,发现书包里面多了一支之前不见的自动铅笔,正是与她缘分很浅的那支Pilot DF笔。铅笔上面刻了她的名字,肯定不会是“物有相似”的他人笔。

还好之前我没为了失笔而劳师动众地去寻笔。当时,轩女曾经问我:妹妹没有好好保管她的财物,不是应该被处罚吗?又问我是否会因此而生气?

我回答: 妹妹的笔不见,并不完全是她保管不当,而是被有心人拿走了,她防不胜防。弄丢铅笔已经是她最大的惩罚了。生气并不能让失物复得,所以我选择原谅和接纳。

我相信孩子都是天真的。拿了她的笔的小孩或许是因为一时贪玩,并不一定是“偷窃”。所以,我不曾对孩子说:你的笔是被人偷了。相反地,我告诉她:你的笔是被贪玩的人拿去玩了,等他玩完之后,就会还给你。当然,不问自取是不可取的行为。

果然,上天有好生之德,该同学“玩”了之后,趁休息节时,偷偷地把笔丢回小恩的书包,就当作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完璧归赵了。

为了避免该笔再次弄丢,她决定不带它上学了。我要她带上另一支自动笔上学。结果,那支笔果然又不见!小恩表示,她被老师叫到前面朗诵诗歌。回到座位时,笔就不见了。很明显地,“借笔”之人就是她的左邻右舍,该同学眼明手快,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地把笔藏起来,而且神情自若。之前,连她的时间表也被“借走”了,如今依然下落不明。

该同学只对自动笔感兴趣。小恩笔盒里的其他铅笔和文具原封不动。

失而复得之后,小恩表示:有人就是喜欢欺负我!(可爱)

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造就了把“不问自取”当游戏的心态?


姑且看看,三个星期之后,不翼而飞的两只自动笔(续Pilot之后,又不见了另一支笔)是否会主动归来。

Read more...

TEDx 乘风破浪

>> 22.7.14

我从来不曾付费参加任何课程或讲座。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实在太久了,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止思想狭隘,根本跟不上一直在改变的科技和思想。

多亏Jean的邀请,更多得Jenny当司机,才让被动地我跟着她们的脚步一起冲破自我成长的第一关。

感恩认识志同道合的你们。


综合网络上对TED的简介:
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design在英语中的缩写,即技术、娱乐、设计,是美国的一家私有非营利机构,该机构以它组织的TED大会著称,这个会议的宗旨是用思想的力量来改变世界TED 是一个国际演说大会,召集各领域杰出的人物,与大众分享学识和心得,借着18分钟的演说平台,散播优秀的点子。

思想是值得广泛传播的,基于这种精神,TED衍生出了TEDx项目。TEDx这种本地化的、自组织的活动可以把人们聚集到一起来分享类似于TED的经历和体验。在TEDx活动中,演讲的视频和现场演讲者相结合激发出更深层次的讨论和小组内更紧密的联系

第一次在槟城举行的TEDx, 座无虚席,100张票卷全数售出,足以证明它的魅力无穷。

填写报名表格时,被这么一个问题问倒:我希望从这个讲座得到什

说实在的,以我孤陋寡闻的水准,真的不知道自己想从中得到什么?其实,上课只要能从中吸收一点点的精华,即使不懂得学以致用,最低限度也不会失去什么。没有失去,就是有所得到。

可能是性格使然,也可能是职业病,我做事情总要规规矩矩地,对过程和结果,尤其是主讲人更要有一定的认识才会觉得有推动力。这是用左脑思考的人最大的优点和弱点。 凡事按部就班,意外收获的机率就自然减低, 相对的,发生意外或货不对办的机会也会减少。

总的来说,这样的我就是缺乏冒险精神。我觉得这是我需要改变的地方。做人不能一成不变,那就会在原地踏步,甚至固步自封。

出席TEDx之后,我想我已经为自己找到了那道问题的答案。我需要改变,需要对各领域的时事有敏感度。我对新科技的慢热,是后知后觉,甚至称得上是不肯改变的。后知后觉,不知不觉在这资讯透明,改变迅速的时代中被淘汰的危机是相当高的。

10位主讲人当中,舞蹈家马金泉,生命关怀工作者冯以量,导演周青元以及音乐家周金亮让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发展艺术和中文电影在大马确实不容易。然而秉着坚持不懈的进取心态,他们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其中包括多数年青的志愿工作者,超赞的奉献!

摘录各路英雄的重点分享:

音乐人周金亮 :坚持是一种才华
周导演:转身后退,也是一种前进
冯以量:死亡来临时,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已经错过现场观看的朋友们可点击这个链接观看。

Read more...

打破醋坛子

>> 21.7.14

放学回家,姐妹俩好比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碰上了头,就讲个不停。

如果用普通声调聊天倒还好,要是稍有“抢答”或者争执的情况出现,小恩一旦亮出她那女高音的嗓门,还真叫人投降!

两姐妹在一起,吵闹和拌嘴已经是家常便饭。也许是老二的关系,只要是姐姐有在场的场面,小恩总会表现得特别吵闹,特别喜欢鸡蛋里挑骨头,有事没事也吵闹一番。下班回家,耳根不得清静,两人难免因为惹事生非而受责备。

只要姐姐不在家,小恩就显得很乖巧,当然挨骂的机会也微乎几微。每次生事,我都尽量不对她加以责备,更不敢把矛头直指向她,担心她心生不忿,误以为我偏袒老大。

醋坛子的性格从小就开始显露出来。如今经常把“你每次都喜欢骂我“挂在嘴边。只要稍为对她说教,她便以为我是在”骂“她。

她倔强的性格简直是我的影子。看见她,就知道何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

回乡小住时,家人异口同声地说:小的比较霸道,爱发脾气。

她最忌讳被指责,尤其是当众指责。所以,她对老师的鞭子印象特别深刻。只要打过她一次,那一次,就会变成“每次“。记得她曾经向我投诉某老师不好,”每次“都打她。

我问她:“你冷静地把话说清楚。是每次都打你,还是只打过一次?如果是每次,那我就得去见老师了,因为不是你做错,那便是老师有错,不然怎么可能每次都被打?“

她轻声说道:是一次而已。还好我对她的用词有一定的认识,意识到她口中的“每次“是她独有的夸张修辞法。

这个小霸女打翻醋坛子之后就会上演一出“老羞成怒“的戏码。明明是她无理取闹,还要装出一幅受害者的模样,气呼呼地对我们不理不睬,然后还喃喃自语地数落我们,埋怨我们。

气饱之后,她会主动走到我的跟前,用肢体语言试探我的反应。她会用手碰着我的手,不发一言,就像小情侣吵架一样,等我主动开口逗她。我若假装不理睬,她会比我更气,然后“哼”一声,掉头走开。

不出三步,她又吃回头草,主动靠着我,轻声道歉。这样的戏码一再重复,连她本身也觉得明知故犯,道歉然后原谅,一直在原地踏步的情况下循环并不妥当。

于是,我对她说: 你静下来听一听这屋子里的声音。她果然认真地听。

“你觉得爸爸和姐姐轻声说话的声音令你听起来舒服吗?”她点头。

“如果这时候你把那把刺耳的声音加进去,你觉得会怎样?”她扁嘴。

“如果你也像他们一样好好地说话,你又觉得怎样?”她微笑。

“以后我当你的警察,你也当我的警察。只要我们其中一人说话的语气不友善,我们就把对方叫来,互相提醒,好吗?” 她点头。

不知道这个“警察提醒”的方法是否能更进一步改善她的娇气。


手足争宠始终是存在的,不同的是孩子会用怎么样的方式来表达她的情绪。提高声调,大声说话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就是小恩所选择的“争宠”方式。你家的戏又是怎么唱的?

Read mor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我的知音

  © Blogger templates Sunse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