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17

丁父忧

父亲罹癌的事实还来不及适应,病势的发展就如火箭般迅速地冲下坡。每周还是得回到各自岗位工作的我们,频密的回乡次数让我们心里有数。从去年得知父亲罹癌,癌中之王此症直叫群医束手无策。医生除了重复地交代好好享受生活之外,没有一个医生能够给与有效治疗的专业建议。
无效的治疗只会徒增痛苦。倘若化疗只能延续三个月的寿命,而这三个月却需要以另外三个月承受化疗之苦为代价,你是就医还是不就医?再加上此症对化疗的反应极差,群医直举白旗。碍于身份,基于医学的极限,他们不得不说化疗是目前唯一的治疗方法,却又不得不承认此症化疗所能贡献的力量微乎其微。
置之死地而后生需要极大的勇气。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由不得我们不勇敢。我们期待最好的奇迹会发生,却不得不准备最坏的事情会降临。就这样,马不停蹄地搜集自然疗法、饮食疗法等方法。只要是没有副作用又不会给父亲增加任何身理或心理负担的方法,都逐一尝试。
感恩上天让父亲与我们度过了一个快乐温馨的新年。年初九之后,父亲的病情一发不可收拾。潜伏已久的病魔早在我们放下戒心的当儿偷偷攻城略地。
“密,你再上网或看书查看有哪些食物或药物可以帮我止泻。“ 父亲是多么地信任我们五姐弟,将他的生死权毫无保留地交托在我们的手中。每次接到父亲类似”求助“的电话,我恨自己只能支吾以对。 平时的我不是能言善道,总是知而不言,言而不尽吗?为什么对着电话筒却语塞了?我怎么都说不出一些有建设性的话呢?
那天回到家,看见父亲无助又无奈地对着饭菜发呆。两个星期前带父亲到澳门游玩,当时的他仿佛浴火重生,兴奋得跟小孩似的。他说澳门的空气就是不一样,来这里特别轻松,感觉无病一身轻。长期处于高压的妈妈也难得地露出笑脸,打趣地说:“澳门能除百病。”在澳门的四天三夜里,父亲仿佛脱胎换骨,完全摆脱了癌魔的困扰,尽情地享受他人生中最珍贵的数天。我们承诺并相约五月七日再陪父亲来澳门。
那天看见父亲意志消沉,缺乏精神寄托的模样,于是择日不如撞日,买了机票即日飞往澳门。只要父亲开心,哪怕只有一时半刻的轻松,此行便属物超所值了。这一次,看见父亲心有余而力不逮的模样,我知道最后的一道防线失守了。距离第一次来澳门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澳门这贴药对父亲再也起不了作用! 不禁抬头问苍天,我们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吗?
再一次见父亲是澳门回来的三天后。分开不过区区三日,父亲的生命怎么会如同一杯水被倒去了一大半?再一次,我们必须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继续消瘦、憔悴。。。。。。
再见父亲又是数日后的事了。枯黄削瘦的脸庞让我忍不住抱着他,泪水弄湿了他的脸颊。
“亲爱的爸爸,你让我心疼。。。。。”千言万语尽在哽咽中。。。。。。
那一天再回家,看见气若游丝的父亲躺在床上,墙上的钟嘀嗒嘀嗒地响着,仿佛正倒数着父亲的生命。多想让时间就此停住,因为我不想失去父亲;多想时间倒流,因为不忍心看父亲身不由己。
已经忘了多少次,我必须无奈地,眼睁睁地陪着父亲皱眉头。我们轮流寸步不离地为他按摩。身体的痛岂是按摩所能减轻的?按摩在身体,其实是贴近他心里。这是传递爱最直接的方式,让父亲感受到我们时刻与他同在。
父亲得癌是不幸的。但父亲拥有一群对他毕恭毕敬的好弟妹。弟妹们放下身段为他按摩,陪他聊天,患难中尽显手足情真。父亲是幸福的。除了亲情,父亲最在乎的是友情。患病期间,家里每天都来了不少朋友,嘘寒问暖。得友如尔等,父亲是幸运的。
病魔来势汹汹,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把我们半年的抗癌心血毁于一旦!我知道我们抗癌失败了,奇迹始终不肯与我们相会。
“把纸笔拿过来。“ 第二次澳门回来之后,父亲鼓起莫大的勇气交待身后事。在死亡跟前,父亲不是不敢,而是不舍。多少次,话到嘴边只说了一半,他就开始哽咽,泣不成文。伤心落泪皆因心中有万般的不舍。他舍不得我们,更舍不得也放不下结发数十载的妻子。他重复叮咛,务必好好照顾母亲。。。。。。
纵然心中有千万个不舍,即使父亲求生意志力坚定,他始终无力扭转结果。他似乎在等某些事。。。。。。
这一段时间,母亲从不敢面对到渐渐地被逼接受,父亲的用心良苦居功至伟。是父亲的坚持和等待,让母亲获得重生。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 母亲的承诺是父亲的定心丸!多么令我们心疼的父母亲!我们就只能如此地无可奈何。。。。。。。
父亲用了三个小时与我们道别。在这三个小时里,父亲没有任何病痛。父亲给与我们足够的时间让我们完成了四道人生:道谢、道歉、道爱、道别。唯独道别,我一直无法说出口。生离,尚且团聚有时。死别,却再也后会无期,叫我如何说出口?
深夜里,四周寂静,父亲的呼吸声显得格外清晰。那是一把我永远也无法忘怀的声音。我不敢牢牢地牵住他的手,深怕再度勾起他不舍的情怀。没有化疗,没有各种延续生命的管子,欣慰我们为父亲做了对的选择,让他无须承受不必要的疼痛。放手也是一种爱的表现,父亲能在不痛的情况下安详离开已是莫大的恩惠和福气。
父亲的呼吸速度从急促到缓慢,他费尽力气伸出左手向我们一一握手道别,眼睛轻轻合上,呼吸越来越慢。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流下。泪珠承载着千言万语和万分不舍。
“心跳好像停止了,是吗?“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母亲变得如此坚强!我可以否定母亲的看法吗?我说不,不是。
没有啕嚎大哭的情况,也没有撕心裂肺地痛哭局面,只能默默地抽泣给父亲送行,为的是让父亲安心离开。
丧礼依照父亲的意愿进行。父亲生前交待在丧礼时必须播放三首歌:父子情深(闽南歌),男人情女人心(闽南歌)以及可爱的马(华语)。当时不敢问父亲歌曲背后的意义。从歌名和歌词而言,父亲的用意一目了然。

我明白爱要及时,我知道行孝不能等,可是令我措手不及的是我们的父女缘分竟然只有短短的四十年!生命的意义不在于长度,而是在于宽度。我想目前也只有这句话能够安抚我错综复杂的情绪。

死亡结束的是生命,不是关系。尽管日后只能与父亲在梦里相会,但父女关系长存于心。爸,我会学着习惯的。。。。。。

相关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