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17

百日


百日祭的实际意义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个祭日都是一阵又一阵的刺痛,每次祭拜父亲好比在伤口上撒盐,不想去接受这个事实。

百日前的一个星期,到山上祭拜父亲。墓地上原有的黄土已变成墓碑,黄土下的父亲跟我们已形成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再也摸不着、看不到。多么想抱着墓碑流泪痛哭,碍于妈妈在场,只能苦苦地压抑着所有的情绪。思念和怀念一个人未必一定要通过苦涩的泪水来表达。哭哭啼啼地,爸爸不喜欢。

“我这样哭哭啼啼,有没有吓坏你了?“ 这是我在父亲病重时抱着他痛哭后向他提问。这样问,只不过是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那是多么的自私的行为。

“不会啦,我知道你是个哭包。“ 父亲隐藏了他的身理和心里的苦,成全我这个哭包。

耳边一直索绕着父亲感人的肺腑之言。

“我这一辈子很满足了,我只是舍不得。”

百日里,我只穿黑白衣物。没有任何条规限定,没有任何禁忌,纯粹出自个人对父亲的敬意和怀念。每天早上,打开衣柜,望着橱里的衣物,衣物里有一件父亲的衣服。那是他平日里爱穿的衣服之一。看着它,想着他。拿起自己的衣物,望着镜子的自己,哼着父亲送给我们的歌曲,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忧伤。 日复一日,匆匆又过了100个日子。

百日里不参与任何红白事是禁忌之一。禁忌本身只是一个形式,遵从与否实则个人心意。这一段日子,实在说不出一声生日快乐“。如今生日与我又有何快乐可言?它更像是一根刺,一根深不见底的刺,每当听到生日这个词,更是隐隐作痛。

八月份是个非常沉痛的日子。去年这个月份,父亲被诊断患癌。从抱着一线希望到最后看不到希望,短短八个月的日子仿佛是一把快刀斩断了父女的缘分。

本来要一起回乡祭拜父亲,轩女临时有节目。有些事不能错过的就不要错过,毕竟机会不常有。“不回乡祭拜阿公好像很不孝,感觉很不好。” 小恩重提了三次。

“你有这份心意阿公一定会很感动,他明白的。我问过他了,他说没关系。“

“你怎么问他?“ 小恩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梦里。 父亲梦里的微笑和对话是我们最大的安慰。

姐妹俩各自为阿公写了一封信。亲爱的爸爸,你可听见、看见了?

10.8.17

写在UPSR前


亲爱的轩女,
岁月如梭,转眼间你即将完成六年的小学生涯,迈向人生的另一个里程碑。回想当年刚步入小学校园的你,仿佛是 昨日之事。再多一个月,你就要应付校园生涯的第一个测试。这样的开场白,你肯定不陌生。这样的开场白,再平凡不过,没有新意,不够特出,千篇一律。这样的评语你听了很反感,因为它经常出现在我教你写作文的时刻。
从三年级开始,每三个月写一篇,到四年级的每个月写一篇,一直到五年级的每个星期写一篇,你常埋怨妈妈的要求很高,写作文好压力!时至今日,你常说今年虽是小六,但却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年!这样的心得仿佛跟小六生“应有“的生涯有点格格不入。你渐渐地发现原来持之以恒的学习方式才是王道。小六生涯不乏功课,那是马不停蹄的功课。还好,功课虽常做常有,但量适中,通常在安亲班就可以解决。因为持续的复习,所以不需要临时抱佛脚;因为五年级锲而不舍的学写作,为你的文笔奠下基础。再加上今年卸下了分班的压力,学习变得比往年轻松多了。这样的小六生涯真好!
对于UPSR,妈咪没有太高的要求。终于啊,妈妈的要求不再遥不可及了,对吗?以你目前的能力,三语作文是你最有把握的科目。科学貌似机会很大,数学若无意外,勉强可以。马来文理解若像去年一样放低要求,你应该胜任有余。反倒是华文理解最不按常理出牌, 以去年的“战情“而言,还真的不好说。至于英文,它是名副其实的程咬金。以前五年的程度而言,英文貌似最容易攻下的城池。殊不知,今年被UPSR批改考卷的老师执教之后才发现原来我们真是严重轻敌了。轻敌的不止我们,还有前校长。昨天她在升学讲座上分享,觉得学生最有把握的是数理以及英文双科,务必要全力以赴,拿下4A,才能大大提升进入控制学校的机会。事实并不尽然,上半年的你连续横扫2次英文理解的C,兵败如山倒啊! 说你英文程度太差吗?你的英文作文却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前茅“。说你英文程度好,可是理解文却一面倒。只能说你需要时间磨练,就像之前华文理解一样,也是后来居上的。你向来就是慢熟的鸭子,需要一步一步的摇向理想中的关口。
我写这些不是在卖弄你的好,也非数落你的差,纯粹是个记录。你说《恩轩至佳》是最好看的一本书,它勾起了你许多的童年回忆。小六这个里程碑真的值得好好的记录一番,你说我近年越写越少。 我则认为越大越需要隐私,凡事点到为止。
喜欢看你一回到家就弹琴。近期老师问你喜欢什么样的歌曲,你选了古典音乐,大爱Canon in D。说真的,我听不懂你的音乐语言。虽然当不成你的知音人,但我可以当你的忠实歌迷,欣赏着你所弹的每一个曲子。对于音乐,你依然是个初学者,没有很大的跃进。这个领域是为了陶冶性情而设的,而你确实非常享受在其中。偷偷检查你上you tube的记录,居然清一色是与钢琴有关的视频!
恭喜你今年陆续参加全国性的English Essay Online Competition、洲际赛的Choral Speaking、槟州区的华文作文比赛、全国华小作文比赛、洲际赛合唱团还有接下来的槟州三清杯等活动。今年无疑是你最精彩的一年,因为你的实力被“看见“,甚至被不同的评委所肯定。虽然不算大唱丰收,但已经值得自我买醉,高歌庆贺了!
曾经,你问我为何不当老师或教补习。我说,你得先在作文比赛拿奖,我才有筹码去打广告。否则,我以非老师的身份,如何打响炮?你得拿个奖回来给我当生招牌啊! 一句戏言,如今前者成真,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步入青春期,你说班上很多同学开始对异性评头论足,当然也少不了谁跟谁,谁喜欢谁的puppy love戏码。听友人分享,她为此事发愁,甚至还因此没收孩子的手机。你问,我会怎么做?我说啊,青梅竹马是很甜蜜的回忆,它无伤大雅,纯粹是青春期的“那些年“故事之一。妈咪也曾年轻过,不会对此事大惊小怪。即使中学谈恋爱,那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过,不要把用放大镜来看待最正常不过的事。我唯一的要求是遇到烦心事,一定要趁早如实相告。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别跟自己过不去。
最近你为手机换上新的密码。我还以为你怀疑我侵犯了你的隐私。很高兴得到你的信任,让我成为解码的一员。当妈十二年,我渐渐地学会静观其变,收起我的放大镜,多提醒自己注入将心比心的元素。
你也知道我非善类,遇到看不过眼的事,很容易就不平则鸣。你要看着我,别让我乱来。
孩子,我以你的弱点为弱点,以你的优点为优点,爱你所爱,选你所选。

8.8.17

轻松当老二


小恩的性格和姐姐截然不同。比起轩女,由我亲自教导功课的次数少之又少。一方面是因为她的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越来越懒。老大不止照书养,而且监督老大的学业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直到今年才叫做完全放手让你飞。小恩则是从小就一直放手飞到今天都还没把她拉回来。

小恩很清楚自己想要的学习模式和兴趣。学钢琴,连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绝。她非常喜欢芭蕾舞。芭蕾舞考试之后,上课时间就调回一个星期一堂课,她意犹未尽啊!

“很久没有去上芭蕾舞课了。” 上课前,她发表感言。

上个星期不是才去上吗?”

“对啦,就是上个星期才去一次而已,感觉很久没去了。” 可见她是很投入的。

她对今年五月份的考试抱着很大的期望,她很想再次拿下特优等级。可惜,今年来了一个超严格的考官,整个舞蹈中心,从初级到最高级的学员,能够考取特优的学生居然不出三人!这个成绩想必是中心开馆以来最差的成绩单了。

没能获得期待中的成绩,她是失望的。这样的反应未曾出现在学校考试成绩中。还好成绩不影响她对舞蹈的热诚,继续马照跑,舞照跳。

她的表达能力还有待改善。最近姐姐经常缺席周会,回到班上向同学跟进周会报告,经常都是不得要领。小恩转达的信息则是虎头蛇尾。

“老师说这个周末有一个不知道什么讲座,不知道几点开始,要家长出席。”这就是她转达的模式,往往令人摸不着头脑。再多问她一句,她就直接把箭头指向姐姐。

“哎呀,我不记得了啦,你问姐姐啦。”

曾经她很不喜欢华文,说华文笔画多,多音多义字乱七八糟的,尤其是华文作文的要求相对地比国英文高。

“你知道吗?搞好华文不止是因为成绩,更重要的是我们背负着传承马来西亚华文的使命。如果将来越来越少人报考华文,我们的下一代很有可能没有华文可读,步上邻国的后尘。”

说到好像很伟大似的,让妹妹听出耳油了。

“那你还要不要好好学华文?“

“要!” 她猛点头,斩钉截铁地说要。

今年的她,遇到了一个不错的华文老师。她的华文进度虽然谈不上一日千里,但也逐渐进步,最重要的是越来越喜欢它了。

 安亲班的日子很悠闲,没有参与任何补习班。也许轻松学习的日子久,反倒能让在做每份功课都比较认真。甚至还问我是否可以让她参与安亲班的补习。

“为什么你突然想要参加安亲班的补习?“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一个星期补两天也不错。“  没想到最不喜欢安静做功课的她居然还有这样的兴致。难道真的是玩够了就会懂得收心,学会承担?

不,最后还是没让她参与。她做功课速度慢,一旦被补习占据了做功课的时间,肯定会弄巧反拙。

当老二,还是比较轻松的。

2.8.17

小孩,面对告别


与姐妹俩谈起在梦中跟父亲相会的梦境。姐妹俩静静地聆听,后来才知道她们是在细心的观察。

“妈咪,你谈起阿公的事终于不再流泪了。” 小恩脸带微笑的说。

“妈咪的心在流泪,是你看不见罢了。” 轩女接着说。

不同年龄所感受的心得就是不一样。姐妹俩表示在丧礼期间很想哭,有时会偷偷流泪,但更多时候是想哭却哭不出来。也许只有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祖孙情才能有更深的感触。

父亲离开的清晨,本来起床准备上学的侄女被告知噩耗后淘豪大哭。

“阿公,阿公。。。。“句句声声催人眼泪。当时,我在后院。

突然,哭声消失了。她走到后院,低声抽泣。

“怎么了?” 我抱问她。

“她说不可以哭。“ 某个亲戚让她不要放声大哭。

“你哭,可以哭,放声大哭,不要压抑。阿公会明白的。“  我和她抱头痛哭。

某个临终关怀的工作者分享自身的告别心路历程。当时还是小学生的她也同样被要求不可以哭,此事困扰着她很多年,当时的“不可以哭“让她错过了心中想要的告别,一并把想说的话也咽下去。这样的遗憾影响了她后来的人生。

不许哭,是希望逝者能安心 离开。然而,伤心是必然的,哭是自然的,一切都是人之常情,何必苦苦压抑违背伦常?

事后,从学校老师那里得知侄女曾在父亲临终前的几天在班上发呆。之后,从她的功课里发现了她所写下的心里话。根据作业的日期,如果老师及时告知 ,也许侄女还来得及跟她的爷爷说说心里话。


之后,我请妹妹引导她写下想对爷爷说的话。在49天的祭拜日时,放在案上让爷爷看。

10岁的侄女有着细腻的心思,多愁善感。庆幸我们及时发现侄女需要被开导的心结。

大人需要理想的告别,小孩更是亦然。

相关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