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5

鸣沙山、月牙泉 敦煌的大漠孤烟

 鸣沙山、月牙泉,敦煌的标志。太阳特别热情,热到发火。此时此刻,阳光照耀着,风吹着。走进热情的大漠,对着一座座的沙峰,感觉像做梦一样。


沙漠,曾几何时,只是听见这个名词。没想过会有亲临大漠的一天。


不远处有一群骆驼,有一只是我待会儿要骑的。

穿上鞋套,不让沙子阻挡我的去路。一粒沙子就足以让我停滞不前,可见人类多么渺小!


这是玩罢鸣沙山之后的照片。小恩看起来有点累。
租来的鞋套,一对15元。(如果没记错)
包好了、盖好了,别晒着了。
尼泊尔的头巾、江南的围巾、墨镜、鞋套
整幅武装。

骆驼的眼睛总是如此朦胧,半睡半醒,每一只都乖乖地蹲着、等着为人类服务。

骆兄,你还好吧?
工作人员说,10岁大的孩子可以自己骑一只骆驼了,没事的。孩子的爸起初有点担心,孩子上驼之后,不出三分钟,多余的担心早已随着她的气定神闲而烟消云散了。

嘿,猜猜我是谁?
今天,你我都免不了这样的一个滑稽的造型。

往前走,阳光把身体晒得暖暖的。换成是平日如此暴晒,我早已逃之夭夭。然,这一次,不做逃兵,乐当驼军。

小恩包到只剩下一个鼻子了。
一路上坡,大漠孤烟,寸草不生。“铛铛铛”,“哪来的铃铛声?”小恩问。

“那是挂在骆驼颈项上的铃铛,好听吧?”双峰驼,把我们母女俩牢牢地扣住。

启程啦!
大漠之上, 沙沙风沙声、驼铃响叮当是大漠的副歌。此时此刻,耳边响起《还珠格格》里的副歌,《你是风儿,我是沙》。突然“香妃“上身了!

骆驼很温顺,不像马儿,偶尔会有马脾气。

一边走,一边跟“驼夫”闲聊。旺季时,驼队很壮观的,仿佛回到了丝绸之路的辉煌年代。
“能不能给我们的驼队拍张照片呢?”我没头没脑地问,忘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可以。每人10元。”噢,算了吧!队友们说了算!

继续爬坡。“你知道我们的工资有多少吗?”驼夫开始上演苦情戏了。

我摇头,装蒜。他举起一个巴掌说,五百。嗯,伍佰是歌手,这我知道。

“我们赚的都是辛苦钱啊!所以需要靠给客人拍照赚外快。”激起了我一点点同情的涟漪。
“不如就薄利多销吧!收费便宜一些,或许我们会考虑的。“同情归同情,数目要分明。

从每人10元变成1250元。我说,队友们,就允了吧!驼夫拉了整半小时的骆驼,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于是,我们的驼队诞生了!

这个叫做浩浩荡荡!
骑上沙漠之舟,跟随着悠悠的沙漠骆驼队在沙丘上缓缓地前进,耳边不时传来骆驼的铃铛声。当真妙不可言。

骑在驼背上,无处不风景。沙,走到山坡上还是沙。然,每一个角落的沙却有着独特的气质。

 “坐!坐!坐!“驼夫对着骆驼喊话。我的驼儿仿佛跟主人一样固执,喊了三次才肯坐下。哦,那是留人的节奏吗?它舍不得让我下来,诚如我不舍得下来一样。

“扑通”一声,驼儿出其不意地坐下了,害我差点扭伤了颈。

驼儿,辛苦了! 
沙漠就是如此热情,刚走进它,就被它那壮观的气息严严实实包裹起来。仔细打量,它,好纯粹,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物或杂色,只有灰尘般大小的沙粒。

小心翼翼地捞沙。它的温度比驼儿身上的温度高,但不烫手,令人爱不释手。

大漠一望无际, 居高临下,一只只骆驼成了雕像了。

沙漠虽热,却又如此多娇。
准备好了吗?我们要从这个梯子爬上去了。

我们背着阳光,黑了脸庞。
眼前这一段窄而长的沙梯,看不似咫尺,走上去简直是天涯。
忘了爬了多久,只知道畏高的我不敢往下望。小恩边爬边望下眺,“哇,我们爬了那么高,还有那么高!”我不知道爬了多高,总之就很高。脚都快软了,爬得喘,却爬得乐。

呼!终于到了!转身往下一望,沙子依然细细的,没有界限,果然走过沙无痕。
居高临下,一览众物小。
骆驼、亭子、旅人全都成了乐高模型了。
再爬过前面的小山坡,就可以滑沙了。

不逼自己一把,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我有滑梯恐惧症,这下该如何是好?

站在沙坡上,除了滑下,就是跳下去,没有第三个选择。听说跳沙很刺激的。我怕心脏负荷不了,我还想活着呢。

轩女选择“单挑”。“咻”的一声,她头也不回地滑下去了。

仿佛瞧见了《爸爸去哪儿》

轮到我们了!哇塞,眼前是少于45度的斜坡啊!真的非滑不可吗?我暗暗嘀咕着,不敢让小恩看穿我的糗态。

肥爸,肥爸,你别“单挑”,你得跟我一起坐“轮胎”滑下去。没有你的护航,我下不去的。

肥爸坐在前面,我坐中间,小恩殿后。

单是要从山峰上走到几步之遥的轮胎里,
我都忍不住想打退堂鼓了。
“啊,啊,啊。。。。”我一路不停地“哀嚎”,小恩静若寒蝉。

“到了!”肥爸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发出惨叫声?”我。。我也想。

小恩怕吗?“我闭上眼睛,告诉自己是勇敢的,享受着太阳抚摸我脸,不怕。“

嗯,好一个自我催眠。

据悉,大格格鸣沙山在晴天或有人从山上滑下时会发出声响。也许滑沙时鸣沙山“鸣”了,却被我凄惨的叫声淹没了。

走吧,我们要去觐见小格格了!
途中,轩女与其他几人的骆驼不知何事,突然失去平衡。
还好,驼儿挺住了。好样的!
小格格是沙漠之中的一片绿洲,酷似月牙弯弯挂天边。大小格格,成就了今日的沙漠奇观。
沙漠上的舞者
眼前一座座壮观的沙山,看似弱不禁风,却常年屹立不倒。敦煌因为有它,显得格外热情,气温常年高居不下。

月牙泉,名不虚传!
沙漠中的一片绿洲,形容词来自实景,实景造就形容词。


此时此景,多想与月共舞!

不跳起来,怎能诠释我的兴奋?

热情的沙漠,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离别的气息。悠悠的驼铃声似乎在为我们送别。


匆匆留下脚印,身影渐行渐远。
留下回忆将如大漠沙子般,永不退色。


别了,亲爱的鸣沙山。西行的火车,即将把我们带到那一片大美疆土。

9 条评论:

SweeKian Khaw 说...

很好看的有机!
继续写吧!

cutemum 说...

好幸福的孩子......童年就可以如此丰盛...
从沒想过在沙地骑骆驼...真的美好回忆..
那个滑沙...做么是你坐中间,小恩殿后的?一般骑摩哆都是小孩夹中间的:P

恩轩至佳 说...

SweeKian, “有机”是什么意思?谢谢支持:-)

可爱妈,我也没想过会有亲临沙漠的一天,很梦幻。
我怕死。。哈哈!本来是安排小恩做中间,担心她太轻,做后面的话会“飞”出去。结果,她的脚不够长。做中间的,必须把脚钩着前面的轮胎,才能稳。工作人员说,小孩脚不够长,坐最后比较妥当,因为我可以拉着她的腿。

tunadolphi 说...

让大人和小孩留下这么多美好的回忆,真是值得一游的好地方!

紫清 说...

好感动!

SweeKian Khaw 说...

抱歉,写错字了。
应该是游记。

恩轩至佳 说...

tunadolphi, 我相信你丰富的旅游经验钩起你相当多的美好回忆:-)

紫清,你好感性。。呵呵。

Swee Kian.呵呵。。 我也常打错字。我谢谢你的留言才对:-)

Han 说...

我敢说,恩轩是她们校内唯二两个在她们的年龄去过沙漠的小孩!

小小就走遍大江南北,翻山越岭,未来成就非同凡响。

恩轩至佳 说...

Han,等我有机会去作个调查,看看你是不是又GIGA过度

相关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