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8

她说

她说:“你不了解我们这一代人的想法。同辈的我们喜欢同声同气地投诉某人某事,以示发泄。你都不知道一起发泄之后的那种感觉又多爽!”

姐妹俩谈安亲班、谈老师、谈朋友,一旦谈到共同的“不满对象”时,你一言无一语地数落对方,听得我直囔囔:”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啊?可不可以学习不放大别人的缺点呢?“
”你不懂的啦!我们说说而已,又不会怎么样?“ 这次,她们一起说。

她说:“我的朋友的考试分数跌一分就得被妈妈打一下。那天她拿了成绩,吓哭了,因为退步了。哭,不是因为成绩差,而是害怕被妈妈打。”

我以为这个年代已经没有这种母亲了,原来虎妈还没绝种。我续问:”那你退步了几分,你害怕向妈妈交待吗?“
她说:”我妈妈不需要交待,我不怕。“
于是,她退步16分,我给了她16个吻。她开心得直呼妈咪万岁!

她说:”我虽然爱吃炸鸡,但是你说炸鸡不健康,只能一个月买一次。当朋友吃炸鸡的时候,我会走开,不让她引诱我。”

她说:“妈咪,我想问你的意见。” 她的故事很长,听着听着我睡着了。
她说:“喂啊,你怎么就睡着了呢?算了算了,每次都是这样”  就那么一次,怎么就变成“每次”了?

当三月份的成绩出乎预料地好时,
她说:“如果我下个学期继续考好成绩,那你不但会被邀请参加颁奖典礼,还可以有椅子坐。” 那是三月份的时候说的。

当五月份的成绩不如预期时,
她说:“这次一定考得很烂的啦,算啦算啦,下次再努力啦!” 她用大口气来掩饰她的内疚,我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真的。

只要超过一个月没回乡,她一定会说:“我们好像很久没回渔村了,是吗?”

假期到了, 她说:“我现在已经holiday mood了,不要跟我说读书。” 很有型一下。

她最常出其不意地说:“你爱我吗?”
“爱” 我说。
"嘻嘻嘻嘻。。我就知道。”她说。

她说:“不要叫我小恩,叫我妹猪。”

没有评论:

相关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