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14

分数背后的故事


小恩考了满分,一抵步家门,马上给我预告。

“妈咪,你听了一定很开心的。“她 一边打开考卷,一边好像宣读圣旨般的宣布:“注意听哦。。。当!当!当!当!100分!“

现在是你考试还是我考试呢?为什么我必须比你更开心?孩子考试,妈妈加油;孩子满分,孩子给妈妈颁奖,世界真的变了!

接着,她发表了这么一句很有杀伤力的心得:这个科目,坐在我的左边右边,前面后面的同学,全部都。。。。。考一百分!

我们笑翻了!

小恩不让我陪读,也不会听从我的指示温习。她是一匹不容易被驯服的野马,而我压根儿也不想当她的驯马师。马儿本性野,何必强求她必须是温驯的?听话的孩子就一定优秀?韩国沉船事情反映出“不听话的孩子得救,听话的孩子反而溺水了。”非常令人难过的消息,无奈之余也充满矛盾。

言归正传,谈谈考试前陪读妈妈这个角色。轩女从小就很合作,说复习就复习,对于我的陪读,她不曾反对。然而,陪读了三年,我的领悟一年比一年更深。

“不管就是最好的管”,自从从“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一书看过这句话,它就一直烙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是一个“劳碌命妈妈”,也是一个“不轻易放手”的妈妈。我讨厌这样的自己,然而我需要时间让我慢慢学习放下和放手。

姐妹俩考试,一个是亦步亦趋地陪读;另一个则是自由式地应考。三年以来,我可以很确定地下一个结论:孩子的水准并不会因为我的陪读而加分,更不会因为没有陪读而考少几分。陪读这个角色,基本上是可有可无。诚如补习一样,补习不过是为了安父母的心。

陪读也一样,基本上是安自己的心。从某个角度而言,也可以说是对孩子的能力没有信心。
陪读的当儿,我对孩子的能力了如指掌。我知道她的强项与弱点。看了考卷,我更是百分百地肯定确定了我的判断力。有了这样的了解,我不会对她的失误加以责备,因为那已经是我预料中之事。

“排列句子以组成故事”,这是轩女的死穴。她对这种题目总是无法正确地把故事排好,次序都是乱糟糟的。这次考试,她可以横扫书写的满分,却栽在排列句子的这一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对于重组故事的敏感度那么低?我猜测这是少读故事书的后遗症。

如我所料,小恩的能力比姐姐平稳。懂得做答的, 她不会失误,也没有所谓的粗心;答错的,自有她一套的解释。所以,在考试前,我告诉她样样皆满分。拿了成绩之后的她质问我:你骗我!你说我样样能考满分,我都没有!

你得不到满分是因为老师没有听你的解释;我说你满分是因为我接受你的解释,因为你答错得合情合理“。

道德考卷中,她又制造了另一个经典故事。有这么一道是非题, 问:地上很肮脏,我请姐姐帮忙扫地。

她答对。

问她为什么认为那是对的?

她说:有人去扫就可以了嘛!她的意思是,只要有人去打扫,何必一定要我亲自动手?

再加上句子中的那个“请“字,她更加认为这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用语,所以何错之有?

再一次,被她的所抛的笑弹炸到。她的解释是如此地合情合理!

分派考卷,我警惕自己必须看孩子所获得的分数,而不是看她所丢失的分数。 态度胜于分数,但我不敢对孩子说:分数不重要。因为我知道她们会意识到我的口是心非。实际上,在这么一所大型又有分班的学校,分数有一定的重量。

这一次,小恩的表现令我赞赏,也让感觉到“实验成功”的成就感。惭愧地说,她是我“不陪读”的“试验品”。轩的应考态度也有大跃进,更欣慰的是她在各方面的表现比去年来得平稳和踏实。态度对了,成功就不远了。

小恩的总平均比当年轩女的成绩高了0.5%,不过考题的难度却比当年要高一点。姑且看看今年的她,名次会落在何方?领教过当年那超级激烈的排名,我想我已经有了免疫力----“最坏也不过如此”。

13 条评论:

cutemum 说...

这一趟很难得,连续几个BLOG看你分享考场前后趣事.
喜欢你的小恩,她有自己的主见与叛判断力,不茫然跟从,有领导者作风.
你也很勤劳,陪读妈妈其实是孩子成長过程的幸福。

Han 说...

軒當年的平均數你還記得? 果然是個用心的媽媽。

韩国沉船事情的“不听话的孩子得救,听话的孩子反而溺水了" 是迷思。 我反复想了好幾天和看了很多的評論,結論是:不聽話和聽話孩子都沒錯,錯的是不會領導的船長。領導才是最重要的!

比方我們有英明的國家領導人,我們當聽話的公民,自然會被帶領到先進國。

反正,如果我們的領導人只是英明在買一塊錢的雞,聽話的我們就會被帶領到荷蘭去。

所以,因為韓國歲月號事故而鼓勵孩子不要去聽話,也是一件危險的事。

另外,恩是野山豬,不是野馬,根本不可能被駕馭,哈哈

Han 说...

這一題:地上很肮脏,我请姐姐帮忙扫地。

如果她答案是:錯,那可能她的解釋是,叫 i-robot 去掃地。

Lim Ming Yen 说...

可以解释不管就是管。怎么做呢?

淑惠 说...

很有意思,韓大人的高見更是妙極。
陪不陪讀,也要看孩子的性格,也要拿捏得好才有效果。
實踐起來,更不容易。

Onghappyfamily 说...

最重要要教孩子读书技巧,要不要陪读还是次要!

阿金 说...

终于盼到你的试验成果出来了。
FIVE!小恩,你优异的表现让我对不陪读,增添不少信心,well done!

陪读的过程,的确让我一样领略许多。
现在放下了,只充当旁观的引导者,身份的转换切实让我轻松许多。
而哥哥的成绩表现,如你所说,果然没受影响,一些科目不被盯着,反而有显着的进步。
陪读~让我们又成长了许多!哈!

秋燕 说...

哈哈。。i-robot。
排列句子也是我女儿的死穴。

两姐妹,加油!

J Sky 说...

我也想放手。。但还不是时候!唉。。

恩轩至佳 说...

可爱妈,这一次是小恩给了我很多值得记录的“第一次”。幼儿园时,考卷是不能拿回来的,所以根本没机会听她的“解释”。

勤劳妈妈只能养出懒惰孩子,这个代价太大。我希望自己可以再懒一点。。

韩,轩的第一份成绩让我印象48深刻。考了近乎100%的平均分数,居然老师跟我说:她考得不好,原因是名次太差。昨晚听一个妈妈说,当年他孩子平均分数92%, 全级200多名,他也被老师说不好。这样的评语,恐怕一辈子也难忘了。

你的沉船讲解我领教了。不过hor,听话之余也要灌输判断力,当机立断,不能盲从。我不要吃鸡肉,也不要去荷兰,可以吗?

话说回来,我可不敢跟我孩子说:你不必当个听话的孩子。我不想提着灯笼到茅厕!哈哈哈。。。

我就是不想用猪来称呼她,感觉好像在骂她。这个野猪,我越叫越顺口了。。要改要改!

I-robot...恩有你的幽默,应该是小时候跟得你孩子多,多少喷到一点你的幽默。早知道,我继续把她留在保姆身边。。

Ming Yen,听过“有20分的妈妈,才有80分的孩子"这句话。不管,并不是说完全不理不睬,只是要在适当的时候放手。最棘手的莫过于是哪个时候才叫”适当“?这个我没资格分享,因为我还在不及格当中混着。。哈哈!

淑惠,完全认同!所以我很感恩有小恩这样的性格来挑战我。她让我看到许多教育上的盲点。如你所言,实践真的不容易。

Jenny,我陪读的定义就是你说的“教导孩子读书的技巧”。如果只是纯粹陪读,那妈妈这辈子也不可能放手,因为孩子的事都被妈妈包办了。。呵呵。

阿金,555! 真的,小恩让我更放心地去实践不陪读。 这次轩女的国文试卷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题目,那些都不在她的温习范围里,而她却统统过关了。她的表现也让我更肯定了陪读的价值所在。真的,是她们使我成长了许多。。哈哈!

秋燕,你认为这死穴的原因何在?

J Sky,你的一声长叹叹出了妈妈的矛盾和无奈。。我也来叹一声。。。唉!彼此加油!


Han 说...

要灌输判断力很容易,假期送去領袖訓練營。。

不要看報紙,看面子書,因為報紙都是被執政黨控制,用來荼毒人民,混淆我們的判斷力。。

話說回來,恩在考卷上已經展露了她非凡的判斷力,希望日後不要給‘華校’磨光了。。。

Onghappyfamily 说...

韩大人,你可以去办一个领袖训练营,我第一个报名参加!你真的很sayang 小恩,难得让你长篇大论,比你家的贴文还要长!你真偏心!!

菊姿 说...

和你相反, 今年我当上了陪读, 虽然只是一星期两次, 有时甚至偷懒,但却看到老大的成绩有进步了。

不过, 明年我又想不陪了, 懒。。。。。。

相关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